女玩家自述:我的积目有7万喜欢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9/07/05  浏览量 1,141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本篇导读:

该女玩家采访前想对我们的全体学员说三句话:

1. 你们的学员是套路不了我的,就算是社交软件,我也会筛选掉第一眼就确定是屌丝的人。

2. 我会告诉你我会在社交软件上跟什么人见面,跟什么人约,最终爱上什么人。

3. 社交软件多数时间只能让你排遣寂寞,并不能让你从根本上释放寂寞,从而得到真爱。

她微笑着说,我不会把这三句话贴上了,她错了,我还是放上来了。

因为我觉得她说的都是实话。

以下是这位女玩家的自述:

这是我在积目上约出来见面的第42个男生了。

前一天晚上我们才配对上,我们交流了一下互相的养猫心得,他很识趣地提出邀约:「那下次一起去猫咖啡?」

我说,「不如就明晚吧。」

在地铁口见面,他穿了件白色的潮牌 t 恤,下颚隐约有点胡渣,打完招呼后的第一句话是:「听你口音,你应该不是湖北人吧?」

很常见,也很无聊的开场白。70 分吧,还凑合。

我玩社交软件三年了,各类软件收获的喜欢近30万,匹配的最后能聊上天的却只有百分之一。

最开始,我不采取疯狂右划(匹配)的战术,而现在主要看质量了,毕竟社交软件已经越来越普及,屌丝的含量也越来越高。

我发现大多数人对社交软件存在偏见,这种偏见主要来自于道德压力。这是一件可以私下里玩,但是绝对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事情。

遇到了感兴趣的人,聊天也好,聊s也罢,只要能聊到一起去,见面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可以接受。

每个圈子都有默认的规矩:接受戛然而止的聊天,也接受突如其来的删除。毕竟大家都一样,鱼塘里都养了至少大几百的鱼,放生一个也不痛不痒。

我经常同时和 5到10 个人聊天,我猜大家都是。面对这么多选择,自然没人会抱着“非你不可”的心态相处。对方发来的消息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不想回了。

而约会像是打游戏,一个个未知的人像是一个个未解锁的关卡,破了一个关,就期待着下一个会更有意思。

除非这个关卡足够吸引你,否则,没人会读档,重来一次。

几个月前,我匹配了一个纹身工作室的男生,我的动态里放了一张我很喜欢的花臂照片,他打招呼的时候说

“这张照片我三年以前纹过哎”

我点进他的主页,动态有 20 多条,大部分是自拍,第一感觉这是是一个明骚男。一般我不会跟动态发太多的人聊天,因为在积目活跃度太高,必然会显得寂寞又饥渴。

但这次我推翻了自己的想法,简单讲了几句话后,就欣然接受了他加微信的要求。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场音乐节门口。很巧地,演出前一天才发现和对方买了同一场的票。

他拿出一包七星蓝莓递给我,说:「呐,给你准备的。」结果我俩都忘了带打火机,只能傻傻地看着对方,突然傻笑起来。

那场演出很糟糕,却没能影响我们之间的升温。结束以后,我们一边吐槽,一边打了车,驶向了他家的方向。

他客厅就摆放着一整面墙作品和艺术画,一幅大大的艺术自拍,刚好是最令我着迷的角度。还有好几把吉他,和我看不明白的一些外文书籍。

「你完蛋了。」我心里对自己说。

我承认,那一刻,我是真的被俘虏了。

那天晚上,我贴在他耳边,摸着他的下颚问:「喜欢我吗?」

他回答:「喜欢。」

后来,我回了家,有一整个星期的时间都盯着我和他的微信对话框,想聊天,却不知道应该发些什么话给他。

他回复的字很少,我也不想追问,但是我总是主动发消息。

这不像我会做的事,我主动找男生聊天是我对关系最大的积极推进,但是他的冷淡,让我觉得自己很傻,说不定哪个姑娘正在也正在摸着他的胡子问着同样的问题。

最终我们之间再也没讲过话。

你看,就算你有想按读档键的时候,也不能保证对方有同样的想法。

玩了这么久,我总结过积目上的 3 种取向:

● 纯粹的聊天;

● 纯粹的约;

● 聊也行,约也行,恋爱也行。

第一第二种人其实拥有同样的心态 —— 想要新鲜感,但不会投入太多感情。

像我这样的第三类人,是社交软件上的大多数,也应该是最沉迷的用户群体:想要新鲜感,但是会不确定时间不确定人选地投入的感情。

不过,我也是一步步"进化"成这样的。

最初用积目的时候,它躺在手机桌面“社交”文件夹的第三页,我藏得很深,不想被人发现。

第一次回复的人,是一个笑起来起来很阳光很帅气的男生。

他只发了一个 emoji 过来,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复了。聊了没一会,他约我第二天一起跟朋友去喝咖啡。

那是我第一次见网友。他介绍自己的两个朋友,说:「这个是我在 ins 上认识的博主 Joey,这是我在摄影群里认识的 Sam。」

向他们介绍我的时候,他说:「这是我一个朋友。」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的名字。

没人知道我才刚见到他 10 分钟,也没人知道我们是通过社交软件相识的,只聊过大概 3 个手机屏幕的天。

那天后面他的朋友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聊到天黑。

「他还不错,是个好玩的人。」我这样想。

又约了几次会,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们很默契地再也没提起过积目,也没有让对方卸载。

我会偷偷地上去查询他的喜欢数量 —— 没有增长。我放心地卸载了积目,觉得他跟我一样,是认真在社交软件上寻找一份纯情的人,我也以为自己再不会需要它了。

而事实是,我们短暂的恋情只维持了三个月。

我不确定,这和积目有没有必然的联系。例如,我不敢在向朋友介绍他的时候说,「这是我男朋友,我们在积目上认识的。」

我始终觉得这是我们心中的一根刺。

因为如果这样说,大概没人相信我们是认真的在谈恋爱吧。

怀着这样小心翼翼的心情,我能微妙地察觉到,他也同样不想朋友说同样的话。

我没有见过他的朋友,在他家附近吃饭的时候,他会说「好怕被我妈撞见。」

这种连朋友的祝福都得不到,自己也都无法打从心底认可的关系,导致了很多直接的话都说不出口,所以,我们连一次架都没有吵过。

就连分手的方式都是冷暴力。

分开以后,我像是戒毒后的,又无法控制自己复吸的瘾君子,重新下回了积目。

之后,我见了许多人。

有的看了场电影就不再联系,有的因为聊文艺话题,在见面时互相交换了书,成了好朋友。

也有见面后,坦诚地告白,想和我恋爱的人,我都很惶恐地拒绝掉了——那样的恋情,千万不要再来第二次了。

回到家后打开积目,继续寻找新的人和新的话题。

我想,大概第三种取向的积目用户,或多或少都和我一样经历过这个阶段。

那晚见面以后,我才知道那个白色t 恤男孩,也是个纹身师。

不出所料,我们也很聊得来。

可是,只要这个人是新的,他给我反应就不一样。

比起说是玩积目上瘾了,更准确来说我是对新鲜感上瘾了。

聊也行,约也行,恋爱也行的第三类人,听起来很诚恳,不预设任何可能,任由关系发展。

可是,新鲜感也是丢失最快的。

「不如就明晚」,也是因为我知道,再推迟一点时间,我们俩都会对彼此失去兴趣。

大多数的见面,都凭借着那一股冲动。

喝完酒以后,他牵起了我的手,对我说了很多甜蜜的话。也许再接触一段时间,我们也能在一起。

可心底总有个声音在说:「你还有很多个配对没有见面,说不定能遇见更好玩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