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的农村小伙,用实战告诉你,什么叫“咸鱼翻身”!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9/05/04  浏览量 277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我叫何光耀

我……叫何光耀!

从我的名字中,就能看出我的出生,就是要承担起“光宗耀祖”的重任。

可二十年后,在经历了残酷的现实和生活的磨砺之后,我渐渐发现,别说光宗耀祖了,我连“传宗接代”都成了问题。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祖上三代都是农民,虽然有种农村孩子的朴实和本分,但先天性营养的缺乏,让我发育得又矮又丑,而且说话还结巴。

小时候,每当看见那些同龄人学着我说话结结巴巴的样子,我就感到非常的自卑。

可除了自卑,我也只能躲在屋子背后柴火垛子上咒骂他们。

即便是长大后我明白小孩子可能并没有那么恶毒,但我还是会怨恨。

带着自卑和怨恨,我上到了中学,心中也有了一次恋爱的悸动。

但性格上的内向,让我觉得谈情说爱这件事,跟我完全扯不上关系。

即便是暗恋着一个女孩,我也只是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言一行,而对方呢,直至毕业,似乎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三年的初中,我在那个靠近垃圾筐的位置按部就班坐满了三年,班主任老头对我应该是很满意的。

因为我从来不给他找麻烦,他也从来不找我麻烦,我安静得像那个挂在最角落的灭火器……”

(打工时期的自己)

以下内容为大鹏导师口述
三衰老乡

我第一次见老何,是在去年某一期“深圳计划”的课堂上。

说实话,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来报名参加这个活动,按照他的人生轨迹,此刻应该出现在工厂流水线上,为着下个月的薪水而机械式的重复工作才对。

之所以我会这么认为,完全是取决于他给我第一印象。

这个男生真的是:木讷得不像话,老实得不像话,自卑得不像话,土得不像话。

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一时间竟找不到语言形容这种仿佛自带《友情岁月》BGM的画风。

他操着一口湖南塑料普通话期期艾艾道:“我叫何光耀,32岁了,你们叫我老何吧!”

32岁,至今单身,我想这也许就是他报名深圳计划的目的吧。

但接触后我发现我猜错了,他报课的真正目的居然不是脱单,而是想换个方式活着,不自卑,不懦弱,不历来顺受。

然而,就在我们带着他去做形象改造,拍展示面的时候,他身上的毛病就显露出来,各种慌张、局促、和不自信。

中途他私下跟我说:“大鹏老师,我…我…我觉得你弄得太浮夸了,别人会笑话我的,还是算了吧。”

从他的话里面,我就有点想揍他一顿的冲动,这特么还没开始就要退缩,活该你活成一个屌丝。

我对他坚持道:“什么算了啊!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做,剩下的交给我们。”

再后来他看到自己的展示面的时候,终于舒了口气。

结束之后已经很晚了,他拿着朋友圈满是评论点赞的手机给我看,还非要请我喝酒,感情在他眼里我帮他办成一件天大的事一样。

“哎,多么纯朴善良的农村男孩,可惜了,居然没有女人喜欢!”

我一边在心底感慨着,一边跟着他去了一家小酒馆。

吃饭的时候,我听不惯她蹩脚的普通话,于是对他说:“你用方言交流吧,我也是湖南人。”

既然是老乡见老乡,那聊天的氛围自然要热诚得多。

为了打开他的心扉,帮助他重新找回自信,我故意将话题往他身上引导,就这样,他给我讲起了他来深圳计划之前的故事。

命运的抉择

老何告诉我说,他念完初中后,就跟着父母一起外出打工了。

而辍学的决定,居然是他母亲的意思。

他母亲觉得初中文化在外面闯荡已经够用了,而且她们工厂的效益还不错,全家一起打工赚钱,一年下来的收入也是很乐观的。

等到老何年龄够了,再拿这些积蓄讨个老婆,这就是母亲替他规划的人生。

老何说他不怨母亲,因为这是一个“只字不识”的母亲最朴实的想法。

而他的父亲,却一直不表态。

直到有天吃饭的时候,父亲让他坐下,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倒酒!给你自己也倒上!”

父亲狠狠抽了一口只剩下烟屁股的烟头,长舒了一口气。

端起说:“来!陪老子喝哒!”

老何捧起酒,凑到嘴边顿了片刻,仰头一口灌下去。

鼻腔充斥着浓浓的酒曲味道,憋了一口长气。

胃里翻江倒海,从喉咙到胃都在被火灼。

一呼气,咳嗽伴着眼泪和鼻涕已经分不清了。

母亲递来一碗凉开水,帮他缓了不适。

这时候,父亲有些无奈地说:“我们明天就走,如果你想好了,那就去收拾东西。”

父亲说完,老何放下碗筷,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起身,独自走向了屋子…

(上图来自网络,侵删)

青年危机

在工厂的日子像是一种死循环,十年如一日。

好在里面效益越来越好,父母也很高兴,工资涨了,就能更早存够钱,回老家盖个两层楼的房子,这样一来,老何讨老婆也就不是问题了。

父母这种想法,却让老何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那时候,他最享受的时光就是每天下班之后,走两三公里的路去找家黑网吧上网。

也是在网吧里,他第一次认识了浪迹,接触了《把妹的图》。

后来他没有错过浪迹每一期内容,他是浪哥粉丝中最老的那一批。

他反复地观看那些网络课程,对于他而言,这些才是真正吸引他,真正可以称之为知识的东西。

后来他也报名参加了一系列网络课程,却进步不大,用他的话说,是自己情商不高,搞不懂女生心里在想什么。

过年回家的时候,他在母亲的安排下,参加了几次相亲。

但相亲的过程中,女生都很嫌弃他。

大多会给他列出一大堆苛刻的要求,最后还另外附加两条:

一、不喜欢矮的;二、更不喜欢说话结巴的。

如果要结婚,15万彩礼一分钱不能少,而且前提得有车有房。

我大概能想像到那些女生对老何指指点点的场景,难怪他会负气地说:“跟这样的女人结婚,宁可一辈子打光棍。”

也许是因为用家乡话,那天晚上他说话格外流畅,也格外的激动。

我告诉他我跟他一样,也是小山村里出来的,当初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去成都,也是以学习的目的来到浪迹,再后来我切确地感觉到:其实很多人都需要了解或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我最后选择了留在浪迹工作,我希望能帮助到更多像过去的我们一样的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接下来的“深圳计划”当中,老何跟随我们的计划安排,开始了一次次尝试。

只有不断的尝试和实践,才能发现不足,改正不足,从而实现真正的蜕变。

这期间,我们帮他策划了一次又一次的约会,希望通过不同情形的约会,能提高他与女生的接触能力。

尽管他说节奏太快,担心跟不上大家的步伐,但他还是很努力地去完成我们交给的任务。

有时候一天的约会下来之后,经常大半夜他还在做总结,真的很靠谱。

七天的“深圳计划”很快就结束了,他说虽然节奏很快,但是自己学到的东西真的很多,自己领悟能力很差,这够自己消化上好一阵子了。

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大鹏老师,我再请你喝一次酒吧!”

人生短暂,不想将就

今年二月份的时候,老何在微信上跟我说:“大鹏老师!我想做你的门徒。”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在来成都的路上了。

我去机场接到他,回来的路上,他说去年回家,家人开始催他结婚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也正好够用来取个媳妇。

父母年纪也大了,自己也并没有反对。

有一天他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后半生面对一个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的人过一辈子,他又有点不甘心。

最后他想通了一点:与其花钱去娶一个不喜欢的人,还不如投资在自己身上。

兄弟,你可以的!

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我所有门徒当中资质最差的一个。

但同时,也是所有门徒当中最认真努力的一个。

他会把约会过程中所有的问题提出来,再结合我给出的解决方案一并总结。

他犯得错很多,不过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门徒课学习期间,老何还给自己制定了安排表,每天的普通话练习,报了吉他课程,参加了游泳健身班。

他说这种投资在自己身上是一种长期投资,是不会过期的。

除此就是些约会任务,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会向我们的导师团队求助,渐渐懂得了多沟通,多交流。

那天他照常去吉他班学习,中途进来一个姑娘,那姑娘介绍说自己是兼职的吉他老师,帮原来的老师代课。

于是那节课时间显得格外长。

他在群里问道,我的吉他老师很好看,我该怎么办。

“主动点,别怂!”我说!

课后,他以学生的名义向女生要了微信,女生自然是没拒绝。

在线上他们很聊得来,后来了解到这个姑娘一边工作一边读研究生,没课的时候兼职出来教吉他和钢琴。

而且在父母的帮助下自己也开了一家宠物店,经营的还不错。

了解的越多,他感觉与女生的差距越大了。

他也没过多地透露自己的事情,姑娘也没过多的追问,自卑心又一次作祟,他决定不再联系那个姑娘。

看得见的蜕变

本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了。

直到有一天,女生突然发了一条朋友圈:“朋友搬家要放些东西在她家,寻求壮士帮忙。”

他没多想,顺手点了个赞。

结果女生发来消息:“有空没?帮我搬东西,晚上请你吃火锅!”

等帮她搬完东西,吃过晚饭后,天突然下雨了,女生便带他去家里喝起了酒。

酒精是麻痹神经的毒药,但也是最好的情感发酵剂。

那晚他很开心,虽然他也不太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他知道那些都是真心话。

本以为这段感情会维持很久,但可惜的是,有一天女生发来一条英文消息:

Run far and fast, stay on the move, and should you happen to meet some lovely fool, know your weakness, Thanks!

我告诉他,这是女生对他的祝福,他瞬间就秒懂了我的意思。

那天下午我陪他去了健身房。

他一句话也不说,对着那些冷冰冰的器材发泄,最后累瘫躺在地上,然后释然地说道:

“老师,你说的对,人总要学会长大,学会成熟,学会放下,别人有权力选择我,而我,也有权力选择别人,所以,在感情面前,我没有必要自卑。”

一瞬间,我感觉他真的蜕变了,他应该感谢那个事后婉拒他的吉他老师。

15天门徒计划结束之后,老何开启了新的征程,成了我们团队的工作门徒,并且,他又重新开始了新的恋情…祝福他。

我一直相信,所有的付出与努力终将得到回馈。

学习是个积累的过程,终有一日,你也会不知不觉的改变。

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别人一个惊喜。

我相信很多人身上,都有着老何一样的影子!

如果决定了要改变,就应该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加入我们,一起活出自己的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