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实战:再见,再也不见。

原创 zzai  2019-04-11 11:58  阅读 58 次

姑娘:“无名,要加个微信么”

我:“不了,拜”

也许对我们两个来说,就像那家酒吧的名字一样,只不过多了一段随时可以遗忘的时光。

时间拉回到三小时前,接到黎明邀约的我奔赴老地方去互为僚机gank一对闺蜜,当我到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站着,似乎在等人。

至少170以上的身高和苗条的身材让我不禁对她侧目,当我注视着她时发现她也在看我,我对她笑了笑后没有上去搭讪而是直接走了进去,因为今晚的故事注定不是与她发生。进去后发现黎明正一个人坐着,我默契的坐到他对面以达到分割闺蜜的目的。等了约莫一两分钟两个姑娘便走了进来,其实他目标早已到达,我进去时她刚好出去接她闺蜜,意外的是门口那个姑娘刚好就是黎明目标。

后文简称Z。

我:原来是你,刚才我们在门口似乎对视了几秒

Z:哈哈,好巧

黎明插话对我身边的姑娘(后文简称X)说:给你介绍的小哥哥还满意吗

X:挺好的挺好的

我:我什么时候被卖了,我怎么不知道

黎明:卖是卖了,就是还没收到钱

两位姑娘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接着“我被卖了”这个话题延续下去聊天。

聊了会后黎明给四个碗倒上酒:

X:这什么酒,我喝不了酒的

Z:这酒没度数,很好喝

不得不说,女人永远是比男人更合适的僚机,同样的话若是我们说出来可能会有劝酒之嫌,但她闺蜜说出来则完全不一样。

X说了声好吧便和我们一饮而尽,接着就是雷打不动的游戏:摇骰子。在游戏过程中我们成功的把她们的闺蜜战线暂时分开,比如当X开了Z时我们会笑着说一些类似于“原来你们是塑料姐妹花”之类无伤大雅又能活跃气氛的的小挑逗性话语,这为我们接下来尺度更大的游戏做了良好的铺垫。

因为若是她们始终抱团,那别说带走了,让气氛嗨起来都很难。而分开她们,从一开始的分座位就在进行。在闺密组合的游戏中,这点至关重要。

当钟表的指针悄然走完一圈时,气氛和铺垫均已达到理想状态。黎明提出不再喝酒,游戏换成南北派,赢的一方向输的一方提出一个大冒险。正兴奋着的Z和X欣然应允,其实她们不知道的是,当她们答应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打开今晚故事的开幕。

很快,第一局的胜负分出来了,我和X作为赢得一方可以向黎明他们提出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我:第一次就先温柔点吧,问个真心话。说完便望向Z问道:你对他(黎明)的好感来源于哪里

其实这是一句陷阱,是一个并不高深但却异常好用的心理学小技巧,pua中有个类似名词——心锚。

言归正传,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她的思维会被限定在两个框架下,1:我对身边这个男人的好感是如何产生的。2:这是个必须回答的真心话问题,没有其他选项。

所以她的回答我并不在意,根本不重要,当她开始思索这个问题时,便已经落入陷阱。Z想了大约几秒后说:好感…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很有眼缘,很顺眼很舒服。

我故意笑着说:太敷衍了吧,不就是六个字,缘分和命中注定

Z:对对对,命中注定

我:算你过关

进行了一些铺垫后,游戏开始转入肢体近挪阶段。

黎明:总真心话也没意思,我提个大冒险,你们两个接吻五秒。我还没说话两个姑娘就开始笑闹起来。

Z:哇哦~有点刺激

X:zy你还起哄!

我等了大约几秒后对身边的X说:来吧壮士,等会我们赢了还有更刺激大冒险的等着他们。

其实X只是作为一个女生的矜持在本能的发挥作用,这时只需要男生的强势带领便能消除障碍,听闻我话的X没有任何动作,很乖巧的被我搂过来接吻。

黎明一脸坏笑的数着数字:1~2~3~4~4.5~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嘴边的唇动了一下似乎在笑,但却没有避开。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反馈。

游戏就这样进行着,从接吻到舌吻,再到边舌吻边模仿造人姿势,偶尔穿插一些类似于“和多少男人发生过关系”的真心话,一切发展都非常顺利。只是在最后快结束时,黎明身边的z连续说了几次妈妈催她回家,还给我们看她妈给她发的微信。

其实我和黎明都清楚,这种情况下姑娘急着走并不是吸引不够,而是对于这种和父母住在一起,有强硬门禁的姑娘来说,可以晚一点回家,但绝不能过夜。作为多次配合的僚机,我提出再玩两局就撤,理由是找回上一局输掉的场子,当然,我的真实目的是为这暧昧的气氛再添一把火。

与此同时,我揽过x的头小声对她说:待会你别和z一起走,给他们创造机会。x略有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却没有过多犹豫便点了点头。

最后一局黎明和z输了,我提了个非常露骨的大冒险让他们配合完成,由于尺度太大这里不便述说,但在我的催促下z依然配合的和黎明完成。看着这一切我知道今晚的结果已经敲定,就像拍卖师喊价结束时敲下的锤子一样,所有的变数归零。

我对身边的x再次重复了一遍让他们两先走,于是她去了趟厕所。

我:你们先出去吧,她上厕所了

说完后我望向黎明,虽然没有使眼色也没有说话,但多次配合的默契让我相信他会看懂我的潜台词:你直接带她走,这边已经搞定,x不会成为阻碍。

当x从厕所出来时,包厢内只剩下我。

x:他们人呢

我:已经相亲相爱的走了,就像我说的,他们缺个机会而已。

x笑了笑嘟囔了一句重色轻友后穿上外套和我一起走出酒吧,果然,外面的街上已经看不到他们两个的身影,只剩下带走温度的夜风,和偶尔响起的酒瓶碰撞声。

x:我们去哪

我:找个地方休息

x:我要回家了,我也和爸妈住不能夜不归宿

x:你要...

我:取决于你

x:那走吧,不过我晚上不会在你那住,确实要回家。

我笑着说了声好的,便打了辆车带她离去。值得一提的是,在我过往的众多记忆碎片中,从开始到结束连微信都没加的姑娘确实不多,但我非常喜欢这种洒脱,本就没有结果,何不享受现在,活在当下。

当一切结束,她穿鞋准备离去时,她问了我句:无名,要加个微信么

“不了,拜”

再见,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