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僚机都喝不过这个女人,算什么男人?

原创 zzai  2019-02-01 19:34  阅读 1,434 次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收到菲菲发来的微信。 “我一夜没睡,翻遍了你们公众号,看完了你发的所有文章”她说。

“嗯!”

我简单地回了一字,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那你看完有什么感受么?”

“没啥感受,就觉得你挺牛x的,撩了这么多妹子,算是长见识了!”

“哦,谢谢”。

发完这三个字后,我主动结束了话题。

但五分钟后,手机又响了。

“你应该写一篇关于我俩的文章,对了,我还有共友关注了你们公众号,放图片时记得给我打码!”

至此……

我开始写下关于我和菲菲的真实故事。

(出于尊重,成稿后让女主亲自检查)

如果记忆是一本书的话,那书中的扉页,一定不会留下菲菲印记。

在我最初的意识里,她给我的只有一种感觉:未见其人,先爱其声!

我们相识于去年的八月,而第一次见面却发生在秋末冬至的十月末。

中间的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只是通过手机来记录彼此的点点滴滴。

按照我以往的性格,绝不可能跟一个女生尬聊60多天。

但自从喜欢上她的声音后,我就像中了魔咒一样,开始频繁跟她语音和视频。

她的声音并不特别,甚至不温柔、不清脆。

可我却像出租车司机喜欢听广播电台那般,再也离不开了。

有一次开着视频,我让她给我哼一首歌。

几秒之后,一曲忧伤的童谣在我耳畔萦绕。

听着听着,整个人都崩了,然后眼泪流个不停…

至今我都不清楚当时为什么会情绪崩溃。

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压力,亦或者是想到了曾经伤害过的前任。

接着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聊天的频率开始越来越少。

我强忍住不跟她开语音的冲动,想跟她保持距离。

因为在我看来,遇到一个愿意每晚哄你入睡,并且道一声‘晚安’的女孩…

即便你心肝脾肺肾都渣透了,都不忍心对她下手吧。

虽是这么认为,但内心深处还是克制不住地想要跟她亲近、暧昧。

十月末的一个深夜,她以吃宵夜为由,主动约我出去见面。

在她邀约我的时候,我承认,我失去了任何抵抗力。

那时正值初冬,凌晨的成都已经越发湿冷。大半夜,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去约定的冒菜馆吃夜宵。

听说她喝了很多酒,所以我点了些清淡的菜等她过来。

等了大概10分钟左右,一辆奔驰四座的跑车停在了店门口。

车门打开后,里面下来两个女人。

一个是代驾的中年妇女,而另一个,则是穿着一件黑色毛衣,身材高挑、容貌美艳的年轻女子。

由于微信上我们有开过视频,所以当菲菲下车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

菲菲见到我的第一眼,她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开口道:

“天啊,你怎么比视频里看起来还要矮啊!”

或许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菲菲没等我开口,便把车钥匙扔给我,让我去把她闺蜜给照顾下,接着逃离式地冲进了洗手间。

我打开车的后座,发现里面居然还躺着一个四脚朝天的女人。

没办法,我只能客串服务生,把她的闺蜜扶到桌位上,然后倒上热水。

等菲菲从洗手间出来后,夜宵局正式开始。

起初,我以为只是单纯地陪两个美女吃吃宵夜而已。

然而我终究是天真了,完全忽略了女人的战斗力。

吃饭期间,菲菲的闺蜜握着筷子突然说道:

“要不…咱们再喝点?”

“你们都这样了,还喝啊!”我看了看两个女人,惊讶道。

“啪”的一声,菲菲放下筷子就喊道:

“老板,来三瓶醋!!”

说完,转头盯着我笑道:“酒不喝了,咱们来喝醋啊!”

如果有人问我,喝酒跟喝醋有什么区别。

我只想告诉他:“酒越喝越暖,醋越喝越酸!”

凌晨的冒菜馆,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各自端着黑色液体,在手舞足蹈地比划中,干了一碗又一碗。

那天夜里,我们差不多喝光了老板摆在桌子上的所有醋。

太TM酸了,以致于回家的路上我都吐了两三次。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还是三人中喝的最少的那一个。

期间,菲菲一直在帮我喝,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能喝醋?

而她告诉我说,小时候在老家跟别人玩游戏都是喝醋,慢慢也就喜欢上了。

可是去洗手间的时候,她闺蜜却偷偷跟我说,她喝醋的原因是之前遭受过一次失恋打击,所以才会这样。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但听在我耳朵里,完全能感受到这个看似乐观的女孩,曾经被伤得有多惨。

尽管我很想‘怜香惜玉’一番,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关系不清不楚,做多了反而不好。

从饭馆出来后,我帮她把闺蜜扶上车后,她对我感激道:“谢谢你,改天咱们再继续!”

见她意识很清醒,我忍不住逗她:

“你要怎么谢谢我,亲一个吗?”

她听后矗在那儿没说话,于是我大着胆子踩到台阶上,准备去亲她。

为什么要踩到台阶上?

废话,我没她高啊!

她个子比我高了两个脑袋不止,所以我只能站到路边的台阶上,然后将嘴慢慢靠近。

亲她的时候,我打开了手机视频:

“咱们拍个视频吧,记录下这一刻,免得你明天起床就忘记了!”我笑道。

她俏脸微红,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胳膊,疼得我嘶牙咧嘴。

送走菲菲后(代驾),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

喜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此刻我知道了:喜欢就是…刚好触碰到她嘴唇的温度!

生活依旧平淡,关系依旧不清不楚。

跟菲菲的再次见面,已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中间我去了深圳,她去了曼谷。

曾经我以为世界很大,所以换一个城市我就以为大家都会遥远。

后来我终于明白距离不是问题,最远的距离是人心。

再次见面是菲菲约我去吃海底捞。

那天她穿着花色的衬衫脸上有些微醺,又是从酒吧散场后约出来吃夜宵。时间并没有让我们陌生,再次相见,反而多了些思恋的味道。

当我推开门进入包厢时,里面已经坐了大概7.8个人。

菲菲见我来了,拉开她旁边的椅子让我坐到她身边,然后为我倒好茶水。

我的出现自然引起她朋友们的好奇,纷纷要求菲菲赶紧介绍一下。

菲菲也不慌张,端起酒杯站起来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大家,大声调侃道:

“都给我听好了,这个小哥哥也许可能是我未来男朋友,你们好好说话!”

哪有女生这么介绍人的,居然搞得我老脸难得的红了一回。

那天结束之后,我忍不住问她:

“为什么每次见面,都是在你喝醉了以后呢”?

“因为我喜欢醉酒后口无遮拦啊”!

“也就是说你喝醉了,说的话都不是真的”?

“你猜咯”?

对于菲菲,我猜不透,也不想猜。

我们的关系在朋友之上,又恋人未满。

一周以后的某个上午,她说要来我家做指甲,顺便教我化妆。

得知她要来,我突然变的有些紧张,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收拾屋子。

然后干着干着,不禁有些好笑:

在成都快5年了,搬了无数次家,来我家的人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可就因为菲菲的一句话,我却突然紧张得像是见初恋一般。

那天她在我家做指甲,我坐在电脑面前写着文章。

之后她带我一起去跟她闺蜜吃了饭,然后去了我开的一家土豆店,给她拍照,一起修图。

故事进行到这里,我以为会是一个香艳的夜晚…

结果她告诉我说她在生理期。

我不经想起曾经也有女生去我家对我说“生理期”。

那时我总会质疑,想去试探真假,而现在我更愿意相信:你说是就是。

我以为跟菲菲会一直这样子处下去,淡淡的思念,淡淡的联系,然后淡淡地在一起。

但现实——总是操淡(蛋)。

两天后,菲菲发信息告诉我说:

“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我心里一直有喜欢的人。”

面对被拒绝,其实真的不陌生。在成为一个真正的情感导师之前,你总会面临着被各种女生拒绝、打压、删除、拉黑!

这些在我的生活中,真心算不上什么大事!

可要是在你动情的时候被拒绝,无论你再怎么铁石心肠,都难免心中会微微一痛。

曾经我跟朋友一起聊天说过这么一句话: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就像喜欢上了一个的AZ病的人,只能说明自己傻逼!”

现在更多的人流行管深情的人叫舔狗,也是有道理的吧!

所以,我索性当了一回舔狗!

被拒的那晚,我躺在床上安静地抽了几根烟,然后发信息给她: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就喜欢你,以后你所有的拒绝我都选择受着。”

那天以后,我们的聊天开始越来越冷淡。她常常不回我消息,开视频也不接。

越是如此,我就越是敏感、在意,然后就会各种发信息,各种跪舔。

有一天,我跟朋友和他女友一起在四合院喝酒。

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特别想菲菲。

思念一起,就容易买醉。

朋友的女友问我怎么了?

借着酒意我说“我好喜欢一个女的,但是没有回应!”

她告诉我:“给她发信息,直接问她,如果真的不喜欢你,那就让她把你拉黑!”

本着女人了解女人的想法,我同意了这个骚主意。

人在命悬一线的时候,心里总有无数挣扎,你渴望得到一个答案或回应。

这其实只是心折腾久了,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论是好还是坏。

然后好给自己一个确定又或是放弃的理由。

结果,答案很扎心,我被她拉黑了!

电影《东西恶毒》中有这样一句台词:

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

爱情也是一样:爱你,是有原因的,不爱你,亦是如此。

你爱与不爱,自己知道就好,剩下的,你不需要去做什么证明。

你要的只是想办法让她喜欢上你就好了,其他的都是自寻烦恼。

我通过她闺蜜的帮助,重新加回她为好友。

然后又从闺蜜那儿,打听到她过去的感情经历。

她一直喜欢一个人,但对方已经不喜欢她了,结局已经注定,但她却仍旧深陷其中,再也走不出来。

了解到症结后,我开始以一个普通朋友的身份开导她。

渐渐地,我们又回到之前的关系,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圣诞节之前,我邀请菲菲跟我一起过。

但她说圣诞刚好跟闺蜜约好去普吉岛。

于是我们相约提前过个圣诞节,约会项目依旧是吃夜宵喝。

我微信上对她说:“准备好了,这一次是鸿门宴,把你灌醉的那种”!

消息发出去很久才收到她的回复,只有简单的五个字:

 “看你本事了!”

约会的日子很快到来。

我赶到的时候菲菲已经坐在那儿等我了。

桌子上的摆设很简单:两个菜,两箱酒!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特别不能喝,两杯下肚就想吐。

于是我看着菲菲说:“我今天不在状态,感觉被灌醉的会是我啊”。

“那你想办法?”

“我可以叫个能喝的来帮我灌你吗?”我厚着脸皮道。

她笑着看着我说“那你叫啊!”

“好啊!”

然后我叫了个兄弟过去帮我喝。

一直到饭店关门,我们又去了四合院。

我兄弟的原话如下:

“我擦,这个婆娘真他妈能喝,游戏也太会玩了,这是个高手啊”!

“兄弟啊,我扛不住了,喝不过她啊”!

“我帮你再叫一个人来喝吧”!

看着无能的兄弟,我只能对菲菲认输道:

“要不别喝了吧,好像这样灌我兄弟不太好”。

“擦,是你们3个男的灌我,没事,继续喝,是老娘给你机会灌的”!

关于那晚发生的故事,已经不重要的。

如果你非得问结果。

我只能告诉你说:注定是一个湿润夜晚!

这个湿润,仅仅指的是眼泪!

其实那晚说灌醉她只是一个玩笑,谁又能真的忍心灌醉一个女孩呢?

所以最后,我去外面的便利店,买了两瓶醋。

然后“啪”一声,放在桌子上,对她故意说道:

“从现在起,我们不喝酒,只喝醋!”

话音刚落,菲菲再也崩不住了,爬在我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如今,我不再奢求菲菲成为我的正牌女友。

思来想去,‘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这种关系其实也挺好,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