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隔壁的叫声发给了洗浴中心的她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7/06/19  浏览量 3,343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速8首映,我形单影只的站在电影院取餐口一旁,看着熙熙攘攘的情侣们排着长队,秀着恩爱。远处魔卡团队的形象顾问星爷端着一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向我走来。是情侣套餐,我菊花微微一紧。看完速8,我们意犹未尽的走出电影院,在太古里街边等着车。虽然已是零晨2点多,但由于附近影院较多,街道满是看完首映的靓女靓仔,应接不暇。

“那里那里”, 星爷用手肘打断了我像雷达一样搜索目标的状态,我顺着星爷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白色花边连衣裙,脚穿黑色高跟鞋,挎着一个绿色小单肩包的女生低着头独自站在人行道玩着手机。

因为已是深夜,没法看清她长什么样,只能简单的从她的身形观察。第一眼看过去这样朴实无华的姑娘我并没有太大的欲望想去认识她,也不知道星爷为何会给我指一个这样的目标。

可没容我多想,星爷又用他那小肘子戳着我“快去啊,想什么呢”,边朝着目标走去边想“这厮不会搞我吧”。

“hi”,她抬起刚一直低着玩手机的头,挡住脸庞的头发随即往两边移开,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小脸秀丽绝俗。

还没等我看够,她瞥了我一眼又低着头继续看手机,眼里的不屑加之她高冷的举动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没想到一上来我就吃了个闭门羹。

为了不让空气安静下去我继续说到:“我刚好在你对面等车,刚刚看你一直在低着头玩手机,觉得你蛮可爱的就想给你打个招呼,你也是在这等车么?”

她这次没有抬起头,而是继续看着手机说到:“有事么?”。

这股高冷劲儿越发的激发了我的征服欲:“昂,有事,就是想加下你微信,但我的车快到了,这样我扫你吧”我说。

“不用了”她说罢便侧过身子没有理会我。

她没有移步离开这个搭讪现场,而只是侧过身子,说明窗口还在,只是少了些许安全感和舒适感。

我后退了一步放大了音量并微笑着说“是我刚才吓到你的原因么,想不到你挺可爱的却这么计较呢,大不了下次我让你吓回来嘛”。

(因判断出女生还有窗口,因此往后退一步是为了增加她的安全感,而幽默的调侃则是为了增加她的舒适感)

她笑了,就像阳光照在我的身上,虽然笑的很内敛,但我知道,窗口被打开了,于是我说到“我扫下你吧,滴滴师傅估计都等急了”。她没再拒绝,把微信二维码递到了我面前。

我们交换了姓名备注,得知她叫熙儿,但我们开始的聊天也仅仅只有交换备注而已。对待这种高冷的女生,需要的是像狼一样静静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机会,并一击致命。

几天后,机会出现了。晚上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明手机弄丢在一个夜场,第二天发现熙儿留言说她也在那个夜场。有时缘分就是这样,或近或远,走着走着就碰到了,生命从此产生交集,因为你已经从我的世界路过。我切了私聊后和她开始侃侃而谈。只要女生窗口打开后,双方到达同一层次的聊天频率,聊天便可以顺利进行下去。从聊天中我得知了熙儿是重庆人,刚来成都,平时很闲,但在几次问及她的工作时却都闪烁其词,而我也没刨根问底,毕竟女生不喜欢被查户口。

后来得知熙儿已经26岁,但无论从身形还是外表来看却像一个二十岁的姑娘。而当她知道我只有22岁后便成天的调侃我让我叫她姐姐。

就这样我们每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几天后熙儿的好友来到成都,而她的好友对于我朋友圈的魔术照片很感兴趣,并且也要邀约了我一起到酒吧,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把握住的话,可以大大推动我们的关系,却因为一个意外我放了熙儿鸽子。

那天我正在精心打扮,可这时却白鸭却带着首次约会的女生回来了。由于首次约会的女生但凡见到男生的熟人很容易引起asd,更何况这是在私密空间,因此为了不让白鸭带回来的女生产生asd,作为僚机的我紧关房门躲在卧室里静坐着。

过了一会,屋外的嬉笑声渐渐安静下来,转而被时高时低的声音充斥着,随着音量越来越大,我越发的不敢出门,看着熙儿一直催促我的信息,是选择出去约会,还是继续躲在屋里听完这场交响乐,我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不,好东西应该分享出去,我录一个现场交响乐的视频发给了熙儿,既然我不能出去约会,那也不能独自听完这场交响乐。这样做不仅能在植入性暗示的话题同时推进我和熙儿的关系还能稳定住熙儿当时因我爽约而不爽的情绪。

发现熙儿接住我发出性暗示后,并继续邀约我,我更加大胆的进挪熙儿,我知道,我们一定会发生什么。

为了弥补昨天失去的时间,第二天我决定去见熙儿。当时天正下着雨,我打了车去到了熙儿的楼下。几分钟后,只见一个打着折叠伞身穿皮衣紧身裤的女孩出现在我视线里,滴滴的雨点,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我不禁被眼前的这位姑娘所诱惑。眼前的熙儿和我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一头长而飘逸的直发披在肩上,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配上化得刚好的眼影,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黑色的皮衣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紧身裤而修长,将她那小蛮腰修饰的很是完美。我不自觉的移步靠近熙儿并躲到了她的伞下,见熙儿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看来前一晚的爽约极大稀释了我的需求感并大大提升了对她的吸引,而我在接下来的进挪里便可以很大胆。

“打个车吧,雨有点大”我说,熙儿点了点头,我便顺势将伞拿过手并搂着熙儿去到街边打车。车一路开向我的目的地,和熙儿的关系也逐渐向目的地前进着。

 

下车后,我发现很多小贩因为下雨已经收摊回家,“我们叫外卖到家里吃吧,下雨也没什么吃的了”我说完看她未露声色,便搂着她朝着小区走去。

家里没人,因此屋里格外的安静,跟熙儿说明家里没人后她显得比较自然,自己把鞋脱了盘腿坐到沙发上,如同在自己家一般。

在等外卖的期间熙儿自然的依偎在我怀里,我们一起看着综艺节目,一切是那么的顺利,就差一个吻。在找到她抬头看我的契机,我吻了上去,可熙儿却立马转头躲过。

随后我便用双手拖着熙儿小脸调侃她调皮,随即就要亲上去,“别闹,好好看节目” 熙儿一本正经说到,看到突起的asd,我没有继续怎么样,毕竟再继续尝试接吻很可能导致熙儿的情绪对抗,我又再一次抱着她和她看着节目。

很快,外卖到了,我拿外卖回到沙发时本想借机再亲她,可又被躲过。在几番尝试没成功后我自己吃着外卖,没有说话,熙儿发现有些不对劲后便放下手机,主动和我聊起来,而我也平平淡淡的回应着。

(对自己有窗口的女孩在我们进挪不下去的时候,冷冻是常用的一个方法)

熙儿瞪着她那动人的大眼睛看着我,啵~“这下满意了吧?”熙儿笑着说。

“不够,”我慢慢贴近了熙儿笑着说,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我吻了上去,节奏缓慢,只轻轻的勾她的嘴角,呼吸变得灼热,渐渐将彼此涣散的神智吸引到彼此的亲昵当中来。

一阵水交融后,熙儿躺在我的胸口,拨弄着我的手指和我聊着天。“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做什么的,感觉你每天都很忙” 熙儿问,“我也不知道你做什么的,感觉你每天都很闲”我笑着回应着。

“我在朋友开的洗浴中心上班,平时就去收收钱算算账,所以没什么事情。”熙儿说。

“洗浴中心,还是收钱的,原来我捡到个大姐大”,我调侃到,熙儿一阵粉拳打来,我们在一场嬉戏后睡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总是过的很快乐,熙儿知道我的工作,但从来不闻不问,或许也因为她见惯了各种男人的原因吧,有着成熟女人的包容心和理解。我也以为和熙儿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逐渐的会出现,我们也会像普通情侣一样争吵。直到我发现熙儿也有脆弱的一面。其实,熙儿要的并不多,有时候只是一个微笑,或者一个拥抱。她常常要我陪她看电影,要我陪她哭,陪她笑,其实她只是希望,我陪在她身边。她最喜欢下雨天我陪她散步,然后故意拿一把小伞,希望我靠她更近一点。

可是由于工作原因,在熙儿需要我的时候我往往没在,给不了她想要的。熙儿已经26岁,没法和我这年纪的人一直消耗下去。

于是,在一天晚上听完她的倾诉过后,我不再回复她消息,熙儿也渐渐的不再给我发消息。既然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就只能放手。

半个月过去了,神奇女侠已经上映,而我还是一样和星爷去观看,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故事......